吴岱凝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吴岱凝这操蛋的人生-政智局常伟

吴岱凝这操蛋的人生-政智局常伟

吴岱凝

1
老宋从信封里抽出一叠照片,扔在小西跟前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人家老婆都闹到我这了。
全是小西和那个男人的床照。接吻的,抚摸的,拥抱的,以奇怪的姿势扭曲成一团的。全都真刀实枪,高清无码。
有一张的小西,女上位,浑圆的屁股对着镜头高高翘起,再向前是蜿蜓的曲线,以及澎湃的胸。老宋看到的第一眼,身体就不由自主有了反应。
老宋四十五岁,离婚五年,在本市有三个固定炮友,以及若干临时炮友,过得远比婚姻中的男人滋润,再加上过了攻城掠地的年龄,也因此,很少会对异性产生冲动。
他为自己的不合时宜,生出些微惊讶,以及懊恼。
当然,在把小西叫进办公室前,他已经收拾好这些小情绪,带着冠冕的、居高临下的严肃坐在大班台后。
小西的脸涨得通红。用他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讷讷地说,对不起。
根据小西的说法,她和那男人好了两年了,起初他并未给她说有老婆,等她陷入后他才坦白,但为时已晚,她矛盾、焦虑、挣扎,却全都是徒劳,他像沼泽地令她难以自拔。也闹崩过很多次,让他要么滚开,要么离婚,但他总是模棱两可,就这样拖拖拉拉到现在。
我和他是第一次……所以……小西的声音带出哭腔,尖尖的下巴抵着脖子窝,整张脸几乎和地面平行。老宋递了张纸巾过去,班台很大,他不得不把半个身子都探过去,然后就看到了她的低胸衣里因为俯着而更加浑圆的一对球,它们随着主人的哽咽,有节奏地微微颤抖着。像一场厮杀前的蜇伏,又像精疲力尽后的喘息。
老宋的心哗地一下又乱了。
他胡乱地训斥了她几句,比如做人需要礼仪廉耻,不要被西方性开放思想冲昏头脑,不能拿自己的青春与前途开玩笑一类。当然还有,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是不会把你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的,而会尽力让你过得舒服。你和他这样的感情不叫爱情,顶多叫欲望等等。
然后匆忙总结,按理是应该开除你的,毕竟这事儿闹得影响很不好,我们是国企单位,不比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作坊小公司,是需要维护公众形象的。但你毕竟年轻,况且也不全是你的错,所以就这样吧,你把照片拿走,马上和他断掉,不然人家再闹到更高的领导那,我就是想帮你也帮不上了。
小西用力点头,千恩万谢地走了。
2
小西约了情人成哥谈分手。老宋说得很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从和成哥好上,她不仅没有活得更舒坦,反而越来越糟糕。他要是真爱她,就不会让她过得这么窝囊苟且,这么名不正言不顺。青春有限,她真的没有更多时间让他去浪费了。
成哥却死活不同意,非让小西再等他半年。
等等等,都等了你两年了,离婚没等到,等到了你老婆打上门。再等下去,恐怕她得拿刀来砍我了。
怎么会呢,我保证不会。这次是我不小心,没把我们的照片收好,话说回来,她本来是不懂电脑的,谁知道……反正就半年,小西,我对你是真心的,但她还在哺乳期,法律也不允许我离呀。
刚认识那阵儿,你可是没儿子的,也没见你离。小西愤愤。
那时候不是才在一起吗?日。久。生情呀。成哥嬉皮笑脸,伸手去摸小西。被小西“啪”地打了回去。
小西警告成哥,她已经存了他老婆的号码,再纠缠,她就给她打电话。
成哥沉默几秒,见小西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只得怏怏离开。
小西请老宋吃饭。老宋说,这就对了,你这么年轻漂亮,什么样的人找不到,非得耽误在一个不靠谱的男人身上。说说吧,你找对象的条件是啥,有合适的我给你介绍一个。
小西摇摇头,这个我还真的没想过。
老宋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小西愣了愣,要是年轻二十岁还差不多。
老宋哈哈大笑,我逗你玩儿呢。
小西也笑,我知道。可我是说真的,你挺好的,除了老点儿。
这时天色已晚,落地玻璃里映出小西满脸的胶原蛋白,以及老宋嘴边深刻的法令纹。时间真实地刻在每个人的身体上,不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有钱还是贫穷,从不偏心。
老宋在心里叹息一声,摸出钱包付了帐。小西也不客套,说了声谢谢,跟着老宋往外走。
老宋说,你住哪儿,我送你。
小西说,不用了,我想去你那儿。
老宋啊了一声,你不嫌我老了。
轮到小西哈哈大笑,我是嫌你做老公老,滚个床单有什么老不老的,不软就行了,反正我也不是处。
说着主动去牵老宋的手,手心湿湿的,全是汗。
3
老宋本来想开着灯,小西不让。黑暗里她看上去也那么耀眼。雪白的肌肤,柔软而有弹性的肉体,少女特有的清香,一切都和老宋想像了一万遍的一模一样。
有一阵儿,他把头埋进她的胸里,简直不能呼吸。
他手口并用,贪婪地亲近她身体的每一寸。她唇边柔软的小汗毛,深陷的锁骨,嘴里还有刚刚喝过啤酒的味道,脐窝是个不规则的圆形。他用舌头在那里打了个圈,她咯吱咯吱地笑,直到他温柔而有力地向下再向下……她毕竟年轻,在他的撩拔下瞬间山呼海啸,他被席卷,慌慌张张,左冲右突,只觉她深不可测,是他生命里一场最漫长的浩劫……
结束后,他大汗淋漓,不好意思地笑了。为他居然在她面前如此不镇定,一点也不像他自己。
小西却突然哭了。不是那种小打小闹林黛玉似地伤感,是撕心裂肺地嚎陶。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随便?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和他以外的男人。我太累了,真的需要休息了。
好好好,在我这里休息个够。老宋把她抱进怀里,有怜惜,还有一点意外的喜悦。
小西说,其实我现在觉得,嫁给你也蛮好的。
老宋说,为什么?
小西说,你居然肯为我口。他从来不,都是我给他。我在书上看过,两个人之间,爱的多的那个,会做得比较多。
老宋心里跳一下。她真的还是个孩子,口无遮拦没心没肺的孩子。那么他呢,他是真的有点爱上她了吗?她和他过去的那些妖艳贱货全都不一样。她有比她们都诱惑的身体,却透明得像块玻璃,单纯得像个傻瓜。这形成了一种特别奇怪的反差和强烈的吸引。
他开车送小西到她的出租房,问,我们还可以再约吗?
小西说,应该可以吧。
在他的额头吻了一下,小鸟一般飞走。
就在他将驱车离开时,突然看到有一个身影从黑暗里跳出,拉住小西。小西挣扎了几下,不再动弹。
他们抱在了一起。
老宋发动引擎,一脚把油门轰到底。导航不停提示他超速。
他也不是没有失恋过,但没有哪一次,失得这么无能为力,这么莫名其妙,这么操他妈的。
4
成哥开始每天来接送小西。开着他那辆破破旧旧的蓝色捷达。
他和老婆离婚了。据说是他老婆忍无可忍,主动踢他出门。因老婆握有他出轨的证据,所以除这辆破车外他什么也没捞着,还要每月给儿子出一千元生活费,直到孩子成年。
这和小西的说法不同,在小西嘴里,成哥是为了她不顾一切、净身出户。
但不管怎么说,他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看得出来小西是真的很高兴,她本来皮肤就好,这一来脸上像镀了一层光,随便往哪一站,都熠熠生辉。
她毫无疑问是一颗明珠,却完全不懂得自己的价值,就这样轻易地把一生扔给了一个一无所有的品行不端的离婚有孩的吊丝。
她太年轻,年轻到根本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值得,什么是不值得;什么是梦想,什么是生活。
老宋心中酸涩,却又不能言说。
没想到小西还会来找自己。
那天他都已经洗好澡睡下,她来敲门,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估计她应该是和成哥吵架了,但她不主动说,他也不好问。
她把灯关掉,迅速地脱光自己,上了床。老宋从背后抱住她,有什么东西落到他手上,湿湿的。
她在哭。他说你怎么了,她说没什么,很久没和你在一块,有点想你了。
她也会撒谎了,只是撒得如此言不由衷。老宋也不便戳破。
他们沉默地做爱。有一种悲伤的气氛在她身体里蔓延,他亲她的时候,抱她的时候,在她耳边喃喃说情话的时候,进入的时候,冲击的时候,它一直如影随形。这让老宋从头到尾不敢放开自己,始终保持着一种小心轻放的谨慎。他在这种心甘情愿的自我委屈里,又一次感受到了她对于他的不一般。
终于结束后,她拧亮了灯开始穿衣服,老宋赫然发现她背上有伤,不是一点点,而是几乎整个背,万紫千红,像开了染料铺。
他打的?他简直不敢相信。
她嗯一声。
他心疼到不能自控,畜生。
想了想又问,你为什么不离开?
她没有回答这一句,只问,你能帮我个忙吗?
只要我能帮的。他说。
我想找你借笔钱,20万。
5
20万对老宋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数字。他除掉所有开销外,辛苦一年能够攒下来的存款。换句话说,他拿得出,但是会肉痛。
要不要拿这笔钱给小西?老宋在一秒钟里,心里转了一万个圈。结论是,这是一笔注定得不偿失的投资,有很大的风险连本金都不能收回,得到的收益也微乎其微——小西怀孕了,在随后一段漫长的时间,他甚至连身体的回报都得不到。而且,他也不屑于以这样的方式去挟持小西,那算什么,嫖妓吗?
何况,只要他愿意,他根本不缺女人。
老宋一度自以为能为小西上刀山下火海。但在现实面前,他发现他高估了自己的感情。
他对小西说,这样吧,我给你2万,你也不用还了。说着,就动手去开微信,准备转帐给她。
小西定定地看了他两秒钟,眼神里的悲伤更浓,他无法直视,只得移开目光,走到窗户边。
突然,他看到楼下静静地泊着那辆破旧的蓝色捷达。
心里一凛,瞬间他就明白过来了。
他随手扯了件衣服包住自己,拼命地向门口跑,但是迟了。
门被重重踹开,成哥带着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冲了进来。
卡察卡察的拍照声。
闪光灯刺得他目肓。
他用手去挡,被当胸一脚,踢翻在地。
床单、他的内裤、小西的内裤,还有垃圾桶里的卫生纸,全部被扔进一个透明塑料袋。
这些加上她身上的伤,分分钟可以定你强奸罪。成哥冷笑着,如果识相,两小时之内,打50万到我卡上。
不是说20万吗?老宋傻了。
小西蹲下来,笑了笑说,这是我和成哥的赌局,如果你答应我,也算你对我还有些情意,我们就拿了这20万走人。不然……这样也好,我至少不用那么内疚。
我知道你看不起成哥,觉得他不行,但你自己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在算计。对于只有欲望的动物来说,并没有谁比谁更高尚。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相信爱情了,爱情是什么,就是个屁。
小西的声音越来越大,样子越来越歇斯底里。老宋觉得耳朵都要聋了。
整个房间。不,整个世界,仿佛都弥漫着她悲伤的气味。
——完——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即可关注常伟君!

觉得不错,请点赞分享↓↓↓